8月20日6时55分,肥矿集团梁宝寺能源有限责任公司发生井下工作面爆燃事故。发生事故的35003采煤工作面当班出勤19人,9时30分全部升井,16人送医,3人一切正常。

16名受伤人员中,7人虽经全力抢救,仍不幸身亡;另有1人重伤,目前生命体征平稳;8人正在医院观察治疗,均无生命危险。

按山东省委、省政府主要领导指示,山东省政府成立了事故处置指挥部,省政府分管领导及相关部门和市、县、企业、医疗专家组正全力组织医疗救治、善后等相关工作,已责令涉事煤矿停产整顿。山东煤监局牵头成立事故调查组,目前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中,相关工作正在有序推进。

事故发生后,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,省委副书记、省长李干杰等领导同志立即作出批示,要求把矿工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,科学组织施救,严防次生灾害,全力以赴救治伤员,尽快查明事故原因,严肃追责问责。应急管理部党委书记黄明,副部长、国家煤监局局长黄玉治同志要求吸取教训,加强整改,防止松懈,坚决防范遏制重特大事故发生,认真开展事故调查,并派员赶赴现场指导事故调查处置工作。

目前,正在全力救治伤员,积极做好善后工作。事故调查组已全面启动调查,将按照“科学严谨、依法依规、实事求是、注重实效”和“四不放过”原则,扎实细致开展事故调查工作,尽快查明事故原因。肥矿集团决定对梁宝寺煤矿党委书记、矿长王连富免职,将根据事故调查情况,对相关责任人依法依规依纪严肃处理,绝不姑息迁就。

为深刻汲取事故教训,8月20日晚,省政府安委会下发紧急通知,在全省部署开展煤矿安全生产大排查严整治行动,突出重点领域、重点环节,拉网式排查整治安全隐患,坚决防止类似事故再次发生。济宁市连夜召开安全生产紧急视频会议,启动煤矿和重点行业领域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整治,应查尽查、应改尽改,确保安全生产形势稳定。山东能源集团立即部署开展安全大检查,对井上井下和非煤所有单位进行全覆盖检查。

东岳客注意到,这是梁宝寺煤矿时隔9个月再次发生安全生产事故。

去年11月19日,梁宝寺煤矿发生火灾事故。晚上8点多,一个200多米的巷道内着火,11名矿工被困在巷道内,情况十分危急。11月21日10点18分,11名被困矿工全部获救升井,救援工作取得决定性成果。

截至今年6月30日,山东省有依法生产建设煤矿103处,产能规模14174万吨/年。

其中,梁宝寺煤矿年产360万吨,在省内煤矿中排名第9,位于兖州煤业东滩煤矿(750)、兖州煤业兴隆庄煤矿(650)、兖州煤业鲍店煤矿(600)、兖州煤业济宁三号矿(650)、新巨龙能源(624)、新安煤业(420)、兖州煤业济宁二号矿(420)、唐口煤业(400)之后。

《山东省煤炭行业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实现转型升级实施意见》曾明确,到2022年,山东省内煤炭产能压减到1.3亿吨以下,煤炭产量力争控制在1亿吨左右;到2022年,全省大型煤矿实际产量比重达到90%以上。

梁宝寺能源由山东省国资委控股,位于济宁嘉祥县梁宝寺镇,是一家煤炭开采和洗选企业。

今年3月,济宁市能源局曾对该公司作处罚,且指出35003工作面存在安全问题。3月17日至18日,济宁市能源局执法人员到该公司安全检查,发现该煤矿存在:3234、3504采煤工作面强冲击危险区域存放备用材料,35003、3234工作面冲击地压危险区域内存放的油缸、水泵、物料架、电机、锚杆等未采取固定措施,32K07工作面轨道顺槽冲击地压危险区域内部分物料未进行生根固定措施;32K00轨顺无极绳绞车缺少超速、张紧力下降保护,35003工作面无极绳绞车越位传感器无法正常使用。济宁市能源局对该公司给予警告,并处罚款10万元。

此外,2018年至今,该公司因外排废水中全盐量、硫酸盐浓度超标,以及违反《煤矿安全规程》等规定,多次被行政处罚。

该公司还因合同等纠纷,出现过多起法院被执行人信息、失信信息。今年2月,该公司因未按执行通知书履行给付义务,被法院采取限制消费措施。公司法人代表、董事长王连富被法院出具《限制消费令》。

今年8月18日,山东省能源局网站发布消息,通报2020年下半年全省煤矿安全风险管控和隐患排查治理调度情况。

通报指出,存在的主要问题有:

(一)部分单位对安全风险和事故隐患的概念理解不透、关系不明,安全风险和事故隐患区别不开。有的将风险影响因素描述成隐患特征,有的将安全风险作为事故隐患对待,有的煤矿部分隐患是根据风险预判出来的。

(二)安全风险辨识评估和隐患排查不到位、不全面,仅局限于主要专业、主要系统和各采掘工作地点,还未做到全方位、全过程、全覆盖。

(三)部分单位不能正确评定风险和隐患等级。在风险辨识评估和隐患等级确认时,部分单位对影响风险和隐患等级的条件因素(人、机、环、管)分析研究不全面、不细致,确定风险和隐患等级不够准确;有的单位回避重大风险和重大隐患,甚至刻意压低安全风险和隐患等级。

(四)部分单位风险管控和隐患治理措施不具体、不完善。部分单位在制定风险管控和隐患治理措施时,不能从风险和隐患演变为事故的发生条件去全面制定防范措施,制定的措施不完善,可操作性和实效性不强;部分单位在制定风险管控措施时,对同一类型风险,管控措施一般化、不具体,缺乏针对性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studio2club.com